中途照顾怕痛的艾迪(米克斯犬)

每次短期回台湾的时候,虽然有熟悉的食物、熟悉的街道,以及熟悉的人,但是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少了一只狗。

我就像两万六干年前法国肖维岩洞中那个拿着火炬的小男孩,如果身边少了一排狗脚印,孤孤单单在无边的黑暗中前行,是多么寂寞而恐惧啊!因此,我决定了一个折中的方法:当流浪狗的中途之家!

无论在哪一个国家,流浪动物中心总是有太多等待被领养的动物,人力跟经费时常都捉襟见肘,再怎么努力,每一只动物能够分配到的关心往往也非常有限,这时若能有一些中途家庭,愿意临时照顾一些特别需要照顾跟关心的狗或猫,比如说身体残障、年老失明或是特别年幼还需要很多照护跟训练的,就可以让动物本身跟机构都有一点喘息的机会,如果我人在台湾的时间,正好能够配合某只动物的特别需要,那么何乐而不为呢?

这就是我跟艾迪(Eddie)见面的缘起。艾迪是一只典型的米克斯犬,从各个不同的角度,至少会看到拉布拉多、腊肠、巴吉度猎犬(bassethound,一种矮脚的猎犬)的特征,看得愈久,或许还会看到更多不同品种狗的影子。当常年住在台湾全职从事动物救护和收养的西恩带着艾迪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可以理解一只十多岁的老狗,无论多么乖巧可爱,在台湾恐泊并不容易找到一个收养的家庭。

“很抱歉,因为艾迪都在海边跑来跑去,所以需要好好洗个澡。”西恩说。

“没关系、没关系。”我说。但事实上是,艾迪不只需要洗一个澡,他需要至少好好连续洗三次澡,我才可能不会被邻居投诉。

接着西恩又说:“对了,艾迪很久没剪过指甲了,可能也要修一修……”

翻氏头一看,天啊!这哪里是很久没剪,应该是他这辈子十几年来从没剪过指甲吧!洗完澡后,我看着艾迪有如清朝贵族女子用金银做成的指甲套,不同的是,慈禧太后的指甲套纹饰极为精美华丽,显示其身份地位,但是我们艾迪先生的指甲套,让他走起路来总是打滑,而且发出有如响板般的声音。看了半天,我决定把指甲剪放下,把艾迪带到宠物医院去。

兽医初看到艾迪的指甲也傻眼了,只能幽幽地说:“你这件衣服脏了的话,丢掉也没关系吧?”

“没关系啊!”街茜腹狐疑地说。

“那就好。”美女兽医说,“你要有心理准备,等一下剪会到处喷血喔!”

因为长期没有剪过指甲,微血管可能已经长到末端了,所以势必同时会剪断血管,她一定觉得我是个很不负责任的狗主人吧!但我又不好在艾迪面前拼命撇清,说他不是我的,万一他听懂的话不是很伤心吗?于是,我只好闭嘴。

从来没有剪过指甲的艾迪,看到尖锐的剪刀向他伸来,充满了恐嗅,我不禁想着,这个可怜的孩子(其实是阿公)到底吃过什么苦头,才会这么害怕呢?

“哎!哎!哎!—”艾迪凄厉地哀鸣起来,水汪汪的大眼睛抬起头来充满悲伤的直直瞪着我,让我立刻也觉得好痛好痛……

就在这时,美女兽医又幽幽地开口了:“是怎样?还没开始剪耶!”

顿时我的脸红得像要中风一样。这家宠物医院,看来以后是不能来了。

文章来源:犬家网 » 中途照顾怕痛的艾迪(米克斯犬)

赞 (1)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