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岛全面救援记

日本东北部有一座猫岛,是座叫田代的小岛,面积只有二点七平方公里。虽然岛上的居民只有七十人,却是名符其实猫的天堂,田代人甚至把自己的房子也建造成猫的模样,以至于很多人都忘了小岛自己的名字田代,只记得这里有座“猫岛”。

太平洋中的帛琉也有一座双狗岛。据说双狗岛的由来是因为很久之前有人带了两只狗来到这里,却没有带走,而这两只狗竟在岛上生存下去,因为游客会喂食它们,它们也跟人相处得不错,后来其中一只死掉之后,另一只狗仍坚持待在岛上,主人想带它离开也不愿意,为了纪念这两只有情有义的狗,才将岛改命名为双狗岛。

中国东北哈尔滨的阿勒锦洲湿地,原名也叫狗岛,明初为加强对东北地区统辖管理,开辟六条通道,全程两千五百公里,沿途置四十五个“狗站”。《辽东志》里明载:“狗站,每站设骤卒二十户,狗两百只,狗车若干辆。“又”夏月乘船,小可承载。冬月乘爬犁,乘二三人行冰上,以狗驾拽,疾如马。”狗岛因此得名。光是想象当年这画面就觉得帅呆了!现在到狗岛入口处骤站广场,还会看到著名雕塑师袁熙坤先生的雕塑作品“忠实的朋友”高二米,长十一点三米,青铜材质,以九只形态各异的雪橇犬,奋力拉着其上坐着一对恋人的雪橇。

泰国佛教城在2011年发生洪灾之后,许多曼谷人才第一次听说,原来离曼谷不远,往西开车三个小时的佛统府有一座狗岛。这块佛寺用地是很多饲主弃养家犬的地方,约有三百五十只,平常都是靠附近几个老太太当全职志工喂养,泰国2011年的洪灾,让狗狗们也深受恐嗅与死亡的威胁。但是以她们自己的力量,食物常常不够,就算偶尔有善心人士不定期捐狗食,还是远不及需要的数量。除了食物需求之外,其实这些狗还需要兽医,但这却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白日梦。

这个勉强凑合着经营下来的狗岛,到了洪灾的时候,狗只数量更是直线上升,有些是被大水跟主人冲散的,有些是因为主人家庭避难自顾不暇,所以把狗抛在淹水的家中,但是随着灾情愈来愈严重,狗岛的对外桥梁交通被洪水切断,这几百只狗连续六个礼拜在没有食物、没有干净饮用水,也没有任何人能进入的情况下孤立无援。

拜国际媒体之赐,这狗岛的新闻变成了洪灾期间一个受到许多人关注的事件,当地动物救援组织SoiDog基金会动员另外四五个当地的动保团体,超过五十位志工,甚至还有泰国皇家陆军的帮助,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才顺利将这几百只快要奄奄一息的狗(很多狗已感染肺炎还有寄生虫)用船救离灾区,临时安置在“泰国野生动物之友”的机构内。

这些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人的狗,似乎晓得自己即将获救,都显得开心极了,甚至很多迫不及待主动跳进用来运送它们的一百五十个铁笼子(当然也有因为害怕,搞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为了躲避捕捉而攻击志工的情况),这过程都被当地电视台全榭UC导,也触动了许多人的心。

狗岛的这些狗之中,有高达百分之九十遇到跟水患有关的健康问题,包括被鳄鱼攻击,但是大多数都能复原。这次的救援行动,根据主事的流浪动物组织SoiDog基金会计算,超过七十五万泰铁,平均每一只狗的疏散救援成本是三千元泰铣,也就是约新台币三千元,这笔钱花得是否值得,可就见仁见智了。但这让我想到甘地(MohandasGandhi)说过的名言:

要判断一个社会的进步程度,看人们如何对待他们的动物就知道了。

文章来源:犬家网 » 狗岛全面救援记

赞 (0)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