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为媒

阿泉毕业于名校,目前在一家电子玩具厂上班,是个电子工程师。他又高又帅,在这座大城市尚在“漂”的阶段,目前是没房没车一族。

这天,阿泉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他下了床,忽然感觉浑身燥热,头重脚轻,甚至有些站不稳,这是发烧了。年轻人,还是先扛一扛再说吧!

阿泉觉着上不成夜班了,就拿起手机给厂长打电话,请了病假。他住的地方是城中村,因为是技术骨干,厂里为他租了一个包水电的单人房间,每月一千八百元的租金由厂里报销。他迷迷糊糊地在床上躺着,觉着外边有响声。是谁在敲门?再听听,又不像敲门,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挠门!阿泉急忙问了一声:“是谁啊?找谁?”这一问,挠门的声音没了,“汪汪汪!”传来几声狗叫!

阿泉觉得奇怪,下了床打开房门,只见一条狗钻了进来,嘴里叼着一个沉甸甸的塑料袋,里边装着两个餐盒!狗把塑料袋放到地上,扬起脖子又向阿泉叫了两声,那意思似乎是说,给你送吃的来了,快点吃吧。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怎么能行!

这是一只黄毛小狗,耳朵尖儿上的毛是白色的。阿泉忽然想起来,这只狗他认识啊!

那是好多天以前了,阿泉走在村口的马路上,看到有一条黑毛的大狗嗷嗷叫着在欺负这只小黄狗!小黄狗哪是大黑狗的对手,被大黑狗逼到墙角,呜呜地叫着,眼神儿里充满恐惧。阿泉从小就怕狗,那天实在是同情这只小狗,就仗着胆子,上前呵斥那条大黑狗。大黑狗不买账,反而冲他龇牙吼叫。阿泉被吓得后退了几步,从路边捡起一块碎石头,冲着大黑狗就举了起来。大黑狗被吓跑了,小黄狗一下子扑过来,可憐兮兮地趴到阿泉的脚下。阿泉看到它脖子上受了伤,血流出来把毛毛都染红了,就蹲下来抚摸它。小黄狗摇晃着尾巴,伸出舌头舔他的手。阿泉把它抱起来,想带它到宠物医院去包扎一下。

就在这时,从街巷里开出一辆宝马车,那款车的样子很奇特,好像一块被踩扁了的大面包。阿泉认得这车,价值上百万呢!车开到阿泉身边停下,车窗摇下来,一个染着彩色指甲的小姑娘冷冷地扫了阿泉一眼,叫道:“阿古,又淘什么气,给我上来!上来!”这只狗——也就是阿古了,向阿泉呜呜地叫了两声,好像是表达谢意似的,然后从他怀里跳下来,一纵身钻进了小汽车!

回忆至此,阿泉拍拍小黄狗的脑袋,把餐盒打开,呵呵,还带着温度呢。有烧鸭,有鱼块,全是自己平时爱吃的东西!可饭是谁送的呢?会是它的主人——那个开着宝马车的小姑娘吗?自己不认得她啊?再说,无论是谁送的,这个阿古又是怎么找到自己住处的呢?

阿泉觉得挺神奇,先奖赏一下它吧!阿古晃着尾巴,趴在阿泉的脚下,眼睛盯住阿泉的一举一动,好像是见到了久别的亲人似的。阿泉捏起一块鸭肉送到它嘴里,接着找出纸和笔,写了个字条:谢谢你让狗狗送来的东西,我今天身体不舒服,不想出门,正饿着肚子呢!朋友,你是何方神圣?改天我请你吃饭哈!他把字条折叠成一只小燕子的形状,让阿古用嘴叼住,在它的脑袋上拍了拍,放它出了门。

房间里的空气不太好,阿泉推开了窗户,又打开房门,让空气流通起来。

他刚坐下来吃了几口饭,哈哈,阿古又跑进来了!嘴里叼着一个塑料小篮子,篮子里边放的是一盒又一盒的药!阿泉把小篮子拿起来一看,有治感冒的,治咳嗽的,治拉肚子的,治胃疼的,还有半盒乌鸡白凤丸!这种药阿泉从没听说过,看了说明,原来是女人用的药!有意思,让狗狗送药过来的,应该是那个小姑娘了。要么是她把自己当成了美眉,要么就是她的心太粗了!

平白无故受了人家的关照,阿泉心里很过意不去。想到抽屉里有一把造型很精致的指甲钳,那是刚买的,想回家过年时当礼物送给妹妹的。

他把指甲钳拿出来,放到装药的篮子里,让阿古再把它送回去。礼尚往来嘛,多少表示一下心意!

这件事过去有半个多月,也没有什么新动静。说实在的,因为知道阿古的主人是那个漂亮“美眉”,阿泉心里还真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期待。

这天,又赶上阿泉上夜班。中午时分,阿泉醒过来。到阳台上吹了吹风,想出去买点吃的。就在这时,又听到外面有挠门的声音。

阿泉心中一喜,急忙开门——阿古又送东西来了!不过,这回送的东西把阿泉吓了一大跳!不是吃的,也不是用的,是鼓溜溜的一个大钱包!打开来一看,天啊,里边有两千多块钱,还有几张超市和餐厅的贵宾卡!

这会不会是它从主人那里偷来的啊?阿泉心里一阵紧张。他拿起笔,写了这样一个字条:对不起,狗狗把你的钱包叼到我这里来了。怕出意外,我不敢再让它叼回去。钱包先放在我这里,你见到字条后打我的电话吧。我好当面转交!

阿泉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和姓名,把字条又让狗狗叼回去。

阿古不太想走,走到门口又退了回来,把叼到嘴里的字条放下,晃着尾巴往阿泉的身上贴。阿泉蹲下来,摸了摸它的毛,对它说:“小老弟,我知道你是条有情有义的好狗,懂得报恩。可这种事情,千万不要再干了。你那漂亮的女主人要是知道了,准会不高兴的。明白我的话是什么意思吗?要是明白了你就叫两声儿。”

说不上是巧合还是阿古真的通人气,阿泉刚把话说完,它真的就汪汪叫了两声儿,然后叼上字条就出去了!

一个多星期过去了,钱包的事一点消息也没有,而且阿古也没有再度光顾。阿泉有些急了,他想要去找钱包的主人。拿着会员卡,他先来到了一家超市。他说卡是自己刚刚捡到的,请超市给查一下持卡人的电话号码,好把钱包退回去。

他拿到了电话号码,也知道了对方的名字叫林夕。

找到主人了就好办。阿泉马上拨通了电话,问道:“你好!你是不是在一个星期前丢过钱包啊?”

对方沉默了一下,笑着说:“什么钱包啊?我没有丢过呀。”

阿泉说:“你不是叫林夕吗?钱包里有会员卡,我是通过会员卡找到你的个人信息的。你别害怕,我又不是骗子。我只是想还你的钱包!”

对方笑了几声说:“帅哥,想要和我搭讪你就直说好了,还用这种方式套近乎!”

阿泉被她说傻了,好半天回不过神来。奇怪啊,钱包明明是你丢的,又明明知道钱包在我手里,为什么没有往回要的意思啊?阿泉曾经想过,要把钱包送到派出所。可有那个必要吗?已经知道她是谁了,为什么不找机会当面交给她呢!除了交还钱包,此时此刻的阿泉心里还有个小秘密——那就是,他很想见见这只狗的女主人。

阿泉的这个愿望很快就实现了!

那天,厂里要开发一款互动式的电子玩具,阿泉正在宿舍里编程序。又听到了阿古挠门的声音!这回它送来的是一个字条,字是暗红色的,写得歪歪扭扭,上面还有些血腥味儿!好像是一份用手指头写下的血书!

“哥哥,我没有和你谈恋爱,可大军偏说我为了你背叛了他。现在他要砍断我的手指头。求你快来救我!千万不能报警啊!林夕。”

阿泉大吃一惊,急忙把衣服穿好,又找出那个鼓溜溜的钱包,跟着阿古就往楼下跑!阿古这回跑得不太快,一边跑一边还回头望着跟上来的阿泉。向东边跑了不远,它带他钻进街对面的一条小巷子。进了一座居民楼,又带阿泉上到了三楼的一个房间。房门是关着的,阿古“汪汪”叫了几声,门一下子就从里边打开了!阿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按他原来的想象,进了门便会有暴力的场面发生,所以他做了先挨顿打的心理准备。但他万万没想到,当一踏进门,房间里马上响起了哄笑声和鼓掌声!阿泉定神一看,房间里一个男人也没有,只有几个穿着时尚的小女生!他愣愣地问:“怎么回事?谁是林夕?”

这时候,站出来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子,身穿杏黄色的纱裙。她略微有些难为情地说:“就是我呀!想不到吧,帅哥,我们能在这里见面!”

这个叫林夕的女孩身段苗条,皮肤很白,五官也很周正。阿泉看她指甲又换成了深蓝色,手指肚儿上还有像血一样的痕迹。他急忙问林夕:“你没事吧?你的手……快给我看一下你的手!”

林夕看他一副认真的样子,咯咯地笑了。她故意把两只纤纤玉手伸到阿泉的眼前,嗔怪地说:“你怎么那么傻呢?那封信,是我蘸着鸭子的血写给你的!”

阿泉更奇怪了:“你为什么要这样?我和你又不熟!”

这时候,林夕身后有个描了黑色口红的女孩走过来,她拿着两沓百元钞票,赌气地往林夕怀里一放说:“本小姐愿赌服输,这两万块钱是你的了!”

林夕接了钱,看都没看,顺手把它塞给阿泉:“拿着吧,帅哥,这是你的出场费!那个钱包儿的事儿,我和她们说了,她们谁都不相信会是真的——这个世界谁会和钱有仇呢!咱俩虽然没见过面,但我觉得你肯定是个好人。你要知道了我有难,你肯定会来救我的。你看,我和她们打了一次赌,还真是我赢啦!”

自己的人格被这些富家的小姐当赌注,这让阿泉的自尊心很受伤。还有那份美丽的期待,也像肥皂泡一样破了!他把两手放开,塞到他怀里的钱全散落到了地上,几个小女生惊呆了。阿泉举起钱包又问:“那这个呢?也是你和别人下的赌注吗?还有最早的盒饭,都是你有预谋的了?小姐,你这样游戏,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看他这个样子,林夕不高兴了,气哼哼地说道:“哎,你一个打工仔,装什么高尚!白捡的两万块钱都不要,你干一年才能赚几个钱!告诉你吧,那个盒饭,是本小姐那天心情不好,订了又不想吃,才让阿古叼出去扔掉的。谁知道它发什么神经,把盒飯叼到你那里去了!钱包是我让阿古叼过去的,就是想逗你玩玩儿,看你是不是和别的臭男人一样,也爱钱如命!这件事就这么简单,你要是自作多情,可就没意思啦!”

面对这个盛气凌人的小女生,阿泉已经没有话再对她说了。他扔下钱包,起身就走。阿古不懂人情世故,也跟着阿泉屁颠儿屁颠儿地往外跑。林夕喊道:“阿古,你给我回来!”阿古听主人一喊,呜呜地叫了几声,依旧跑到了阿泉的脚下,眼睛望着它的女主人,可怜巴巴地摇晃着尾巴。阿泉心里一热,蹲下来抱起阿古,对它说:“回去吧,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我不是你的主人啊。”

阿古好像听懂了他的话,扭头看了看林夕,却还没有要回去的意思。阿泉心想,这只狗怎么和我有这么深的感情呢?真想把它领回去养着,但这个小姑娘肯定不会同意。没办法,他把它抱起来贴了贴脸,送到了林夕的手里。这一下,林夕觉得自己的面子荡然无存,一使劲把阿古摔下楼梯。

从那天以后,阿泉就再也不期待阿古的到来了。他出生在普通的知识分子家庭,生活观念一直很正统,最看不惯的就是那些游戏人生的富二代,更不可能和这样狂傲的小女生交什么朋友了!

时间过了一天又一天,阿古一直没有再来。这天中午,阿泉出去买东西,在回来的路上,身边猛地响起一阵车声。原来是那辆样子怪怪的宝马跑车,车窗摇了下来,先是阿古冲他叫了几声,接着林夕探出头,瞪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阿泉。她在耍派头,要等他先开口打招呼。

阿泉也看见狗狗和林夕了,心里“咯噔”一下,联想到前些天她讽刺自己不要太多情的话,顿时就没了感觉,把头一扭就走了。

刚刚回到住处,没想到林夕把电话打过来了。她的第一句话就说:“臭小子,你咋那么牛呢,为什么不理我?”

阿泉压下一肚子的气,淡淡地说:“大小姐,不是我不理你,是我们选择了不同的生活,没有共同语言啊。”

林夕哼了一声,说:“你张狂啥啊,不就是一个小工程师吗?一个月挣几千块钱,还不够本姑娘一双鞋钱!”

一句话把阿泉说急了,他决定要教训教训她,于是就说:“你的名字叫林夕是吧?林字加个夕字,应该念‘梦’吧。请问你如今还有梦想吗?还有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要实现的目标吗?如果连这个都没有,只知道挥霍父母的钱财,那你来到这个世界有什么意义?和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区别!”

林夕挨了训斥,沉默了好半天,把电话挂断了。

阿泉把满肚子的火发泄完,以为和这个小女生的缘分尽了,也就把这件事放下了。可是想不到,几天后的一个晚上,阿古又跑来了,先是呜呜地叫了几声,然后用嘴叼住阿泉的裤角就往门外拖!这是什么意思啊?是不是林夕有了什么情况?虽然不打算和她有什么交集,可万一她出了什么事……阿泉的心里又慌张起来,跟着阿古就往外走。

阿古屁颠儿屁颠儿地在前边跑,把阿泉又带到上次来过的地方。进了门,往楼上走,没看到有什么异常的。上了三楼,阿泉停住脚步,听到房间里传来讲英语的声音。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看样子是在进行英语教学。

阿泉正愣着,阿古在一旁汪汪地叫了起来。听到叫声,两个人走出来,那个女的果然是林夕!

在学校,阿泉学的虽然是软件设计专业,但对英语特别爱好,下过不少苦功,曾经还想过当同声传译。见到那个教师模样的人,他忍不住用英语和他打了个招呼,说自己叫阿泉,是林夕的朋友。那个英语教师愣了一下,对林夕说:“林小姐,他是你的男朋友吗?他的英语说得比我好多了啊……”

他还要往下说呢,阿古忽然冲了上去,一口咬住他的裤角就往楼下拖。那意思分明是说:这没你什么事了,快点拜拜吧,别当电灯泡啦!

英语教师是个明白人,哈哈笑了几声,对阿泉说:“兄弟,快把手机拿出来拍视频啊!我第一天上课,学生没说不行,反倒让狗狗给撵走了。把这段视频拍下来发到网上,让我也跟着火一回!”

送走英语教师,阿泉问林夕怎么会想起学英语了。林夕脸色一红,有些难为情地说,自己在读高中时就喜欢英语,曾经还有过到国外读书工作的想法。毕业后的这几年,她除了玩就是玩,把这个梦想也弄丢了。直到那天在电话里被阿泉训斥,心中的理想才被猛地激活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细说了,地球人都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发展。说到最后,有个情节还需要交代,那就是,林夕的爸爸不是别人,正是阿泉工作的那家电子玩具厂的老板!

文章来源:犬家网 » 狗为媒

赞 (0)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