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白狗

小时候我爱说谎,那原因可不寻常!我六岁时妈妈就去世了,但我第二个妈妈是那么尽心地爱我,总想知道我的一切,甚至连我在想什么,我一天都干了些什么,哪怕是最细小的事,她都要问长问短。她很聪明,总能千方百计地探出我那些天真幼稚的秘密。

因此,我想尽方法同她恶作剧。我肆无忌惮地撒谎,信口开河地臆造各种故事。

学校离我家很远,我拎着沉重的书包(里面装满了自己乱涂乱画的课本和墨迹斑斑的作业本)来到莫赫沃伊街,学校就在这条街上。我忽然发觉周围寂静无人,于是慌忙跑起来,但已无济于事。每天我总归是要迟到的。我对自己的恶习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我十岁时,勃勒姆在我眼前展现了一个难忘的世界。我飞跑回家,脱去大衣,抓起那本綠皮厚书,打开有袋类动物那一章。

“你的手指怎么了?”妈妈问道,“它在流血!”

“嗯,被狗咬了。”“什么狗?”

“一只小白狗。”我边回答,边翻阅有袋类动物。

妈妈提出了一连串问题:“那只狗长什么样?眼神怎样?流不流口水?”问完我后,她仍不放心,往爸爸单位打了电话。爸爸很快就回来了。他显得万分焦急,对我的手指头审视了一阵子,也问起了狗的事。我叙述得很详细,仿佛真有这样一只狗。

“快穿上大衣,跟我出去!”忽然,爸爸用一种不容反驳的声调说。路上,爸爸一再给我解释什么叫狂犬病和怎样防治这种病。直到看见那好像是牛奶瓶的注射器以后,我才明白——今天真要倒霉了!

我再也顾不得什么自尊心了,只得痛苦地承认:“根本就没有什么狗咬我,我的手指头是玻璃划破的。”

爸爸伤心地看了我一阵,善良的眼睛饱含倦意:“因为害怕打针就说谎,这很不好!”最后,他还是让医生给我注射了狂犬病防疫剂。

第二天,爸爸给我买了一卷电车票,让我每天早上坐车去打针,允许我第二节课时去上学。我很清楚,自己是绝对不会得狂犬病的!因此,两天后我就坐电车游逛起来。后来,我游逛腻了,人们上上下下,而我却毫无目标。于是,某一天,我破天荒第一次没有迟到。

前面走着两个同班同学,我喊了她们一声,但她们回头一看到我,拔腿就跑。我好不容易才追上了她们:“你们为什么一看到我就马上跑掉了?”

“因为你总是迟到。一看见你,我们还以为自己也迟到了呢。”

从那以后,一看见白狗,我便想起曾经那些天真的谎话曾给了我严酷的教训。现在,虽已事隔多年,可每当我脑子里冒出说谎的念头时,就好像有一个声音在轻轻警告我:“不要忘了小白狗的教训!”

文章来源:犬家网 » 一只白狗

赞 (0)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