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盲柴犬是什么狗 ,如果有一天狗狗从此不必再流浪

当景气变差的时候,弃养宠物柴犬的人也立刻变多,有些饲主导盲犬是什么狗会觉得人都吃不饱了,哪有能力花钱买伺料、打预防针、定期剪毛或洗澡?

于是理直气壮把弃养,当做减少额外不必要开支的方式……

有一天,我在网络上看到田掌溪嘉南交界处发现有繁殖场弃养的二十只柴犬,被弃养在山里,任凭它们自生自灭的新闻,更残忍的是,所有的狗声带都被割断了,所以它们不能出声吠叫。

我简直是气疯了。

一开始都是因为《心动奇迹》这部电影,突然之间所有人都抢着买跟电影里一样可爱的柴犬来养,所以繁殖场就赶着这股热潮,繁殖了许多柴犬。

显然太多了。

结果《101忠狗》带动另一波热潮,突然之间所有人又想要养黑白点点的大麦盯幼犬,没人想要养退流行的柴犬了。

在亚洲,大部分的人都住在城市狭小的公寓里,那些买柴犬或大麦盯幼犬的饲主,没想过这些狗长大后有多大,许多人因此弃养。即使没被弃养,很多大狗也只能从小被关在小小的笼子里面,笼子小到连站起来都没办法,只能趴着,甚至从来没放出笼子散步过。

“万一狗吠的话,邻居会抗议。”于是为了成全狗主人的愿望,很多繁殖场会在狗狗售出之前,割断它们的声带,甚至为了节省时间及花费,自行以高温“点”、“烧”掉狗狗声带,容易造成狗狗日后喉头、呼吸道的问题甚至吞咽的困难!

简直不可思议!

在东京,有些宠物店很贼,聘请年轻貌美的美眉当街头售货员,深夜到夜店林立的酒吧去,不由分说地把可爱的小狗塞到单身醉汉的怀中。

“你怎么忍心对着那双无辜的眼睛说不呢?”美眉撒娇一下,往往交易就成功了。直到这些上班族隔天酒醒,发现身边躺着一只幼犬。

大部分的日本公寓,都有不准饲养宠物的严格规定,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处理掉。某些日本城市,甚至有的宠物回收车,定期巡回街坊收集人们打算弃养的宠物,帮饲主轻轻松松“回收”这些活生生的麻烦。而遭到“回收”的宠物,很快就会被送到毒气室,痛苦地死去。

这个制度让我又生气又难过,很多像我这样爱护动物的人,不断联署签名或写信给国会议员,才终于开始有一些改变。

但是对很多宠物来说,已经来不及了。

在一个失眠的晚上,我在朋友的部落格上看到有一只叫做“如果”的拉布拉多流浪犬,急着要找新家。“如果”这个名字的由来,是因为伊丽莎是在“如果儿童剧场”前面发现她的。伊丽莎喂她吃饭喝水,并且等了好几天,看主人会不会出现。

结果没有人出面认领。

伊丽莎不能再养狗了,因为她每天下班以后已经为了照顾二十多只流浪猫,还有家里一只每天需要针灸治疗的狗狗喜诺,忙得没空约会了。

伊丽莎找到一家可以临时收容如果的宠物旅馆,但是旅馆费用日积月累下来高昂得吓人,更重要的是—旅馆不是真正的家。

有个原住民朋友自愿周末带如果回家外宿,但是不久后他入伍当兵,所以也不能再继续照顾如果。

每个人都很爱如果,也知道如果需要一个真正的家,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在网络上PO了我看到的征求认养海报。

我们对于如果被弃养前的身世不大了解,但是她白天总是在睡觉,天一黑就神采奕奕,也知道怎么坐摩托车,还会故意去弄开便利商店的自动门,吹吹冷气后才心满意足地摇着尾巴离开。

我们猜想她是十足的都会犬。

当人们听到我打算从亚洲带如果到美国去的计划时,都有点惊讶。

“美国很远耶!”但是他们心里也知道,对大型狗来说,这可能是最好的决定。大狗需要自由奔跑,玩耍,在树林里追逐小动物,在海里畅快地游泳。

当每个人终于都同意时,如果跟我都好开心啊!

我永远不会忘记我跟如果的第一次接触,我第一个注意到的是她光秃秃的四个膝关节。

“这些皮肤组织已经坏死,毛永远不会长回来了。”兽医师宣布。他还说,一定是因为如果长时间被关在过小的铁笼子里无法站立,一直趴着才会这样。

如果需要学习怎么爬楼梯,还有怎么散步。

一开始,我每往前走一步,她就往后退一步。

“如果!你不能一直面对着我啊!”

花了很长时间,如果才搞清楚当我们散步的时候,我们应该要一起而且朝着同一个方向走。

我找到一家宠物旅行社,帮如果订机票、办护照,还有其他证件。我打很多电话给他们,他们也打很多电话给我,好多好多细节要处理。我特地请英国人史蒂夫到亚洲来教如果基本英语会话。如果从来没看过白种人,所以一开始超兴奋。当旅行日到来,所有关心如果的人都到机场来送行,如果简直就像超级巨星!

我们从台北出发,中间停留东京、芝加哥,才终于到达目的地波士顿。经过二十多小时的飞行,我想如果一定被自己的大小便搞得全身脏兮兮了吧!结果大出所料,当如果从”过大行李“转盘出现时,她又干净又美丽,只是有点晕机。

如果真是个好女孩!

芝加哥海关好心的女士告诉我们,外面有一片草地,如果可以在那里稍微伸展筋骨,再回来办理转机手续。

我们迫不及待奔向草地,草地上有一对正亲吻得浑然忘我的年轻清侣,如果立刻在他俩身边,大了一佗我有生以来看过最大、最臭的大便。

一开始,如果没有办法跟其他美国狗狗沟通,但是她学习力超强。在短短几个月之中,她已经可以完全听懂连很多美国人都听得雾煞煞的波士顿腔。如果还交了很多好朋友,有些是两只脚的,还有很多是四只脚的。

就像一努,如果最喜欢做的事,也是在半夜到我们住的司光屯岛环岛夜游,无论晴雨都不例外。

起初,如果不太会跑步,她的后脚常常无法赶上前脚的速度,所以不时跌倒。不到六个月,如果已经变成全司光屯岛的顶尖马拉松超级好手,尤其当她发现一只松鼠或臭a的时候。

如果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总是形影不离。

我们在一起超开心的!

每次遛狗的时候,我常常会跟其他狗主人出现如下的对话:

莫小姐:“她是幼犬吗?”

我:“不是。”

莫小姐:“她大概是我看过的拉布拉多中最迷你的了!”

我:“如果在亚洲算正常大小。实际上,她就是因为体型太大才会在亚洲被弃养。”

莫小姐:“你真该专门从亚洲进口这种狗!他们在这里会大受欢迎!”(我们都知道,在美国什么都会大一号。)

对于亚洲城市的公寓来说,如果或许太大只,但在美国郊区,人们看待如果,仿佛我看我的第一只吉娃娃龙龙。

如果期待已久的生平第一次下雪终于到来,她小心翼翼地将爪子放在新鲜的雪花上,立刻因为冰凉而抽足回来。有好几次,她还因为忘了要不断移动,以至于爪子结冰被x在马路上,最后我只好把她拔起来,抱回家按摩取暖。

没过多久,我已经开始上传影片,让远在台湾那些关心她的朋友,看她在深可及颈的雪地里跑跑跳跳的英姿,听说大家都高兴得哭了。

6月8日是如果到美国来开始新生活的一周年纪念日,我特地缩短出差时间,回家一起庆祝这重要的日子。如果打开礼物时超开心的,超大包的烟熏猪耳朵,她一天就可以吃掉六大片!(也就是三头猪的意思。)

六天(或三十六片猪耳朵)之后,如果在家门口被一辆超速的巴士撞倒。她当时正要过马路,去找她最要好的朋友,黑拉拉裘尼儿。

她死在我的怀里。

我还记得那天的夕阳红得出奇,无比美丽。

兽医师不敢相信我那么快又要火化另一只狗。兽医院的每个职员,都在吊唁卡片上面签名,他们也都很爱如果。

我觉得我背叛了如果,因为我才答应她,我们将一起度过一个最美好的夏天。

我超想念如果的,她是全世界最赞的狗。

这次,我是个悲伤的中年人了。

某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奇特的梦。我梦到在如果的身体内醒过来,往右一看,那不是一努吗?

我们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好开心哪!

我们没有停下来,也丝毫不觉得疲倦。

当我醒来时,我已经不再悲伤了。

因为我体认到无论是如果、一努、比托、龙龙,还是攻击我的秋田,全都活在我的生命里,就好像我也活在他们的生命里那样。

难怪每次我的狗死掉的时候,我都觉得一小部分的我,也跟着死了。但是这都没有关系。

装着如果骨灰的小木盒,静静躺在神完上一努骨灰盒的旁边,面对着她们曾经每天奔跑、游泳的海滨。

我感谢那些死翘翘的狗,她们曾经在我的生命里面活过。

我还没有准备好再养一只狗。

“我怎么才知道我准备好了?”

“你会知道的,”一只狗在我的心里发声,“你自然会知道。”

至少现在,我可以当护犬志工,搭飞机帮忙带需要新家的流浪犬到海外去,开始新生活。或是在不需要旅行时担任接待志工,让流浪犬可以暂时安置在我家,得到它们渴望的爱。

或其他的好事情。

或许未来还会有更多的狗死在我的怀里,到时候我将会是一个老人,而且还是会很悲伤,但是这都没有关系。

毕竟,这是一个关于我,还有我那些死翘翘的狗的故事。

文章来源:犬家网 » 导盲柴犬是什么狗 ,如果有一天狗狗从此不必再流浪

赞 (1)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