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那一段与狗相遇

大半夜的,一如往常,是流浪猫出来觅食的时间,也是我出来放饭的时间。

远远望见熟悉的重庆南路行道树旁,电线杆上绑着一只拉拉,一双无助的眼神四处地张望。不会是弃狗吧?心里想着,希望我喂完猫后,你已经安全被主人领回。无奈好事往往不会成真,坏事登门却是其准无比啊!

喂完猫之后,陪着拉拉继续在路边等了一小时,从看到路人经过就很嗨,到失望的趴在地上,我俩都盼不到熟悉的面孔出现。这下该怎么办呢?终究还是不敌良心的作弄,一段与如果的不解之缘就从3月11号这天结下了。

经过了在消防队落脚的一晚,隔天,如果来到了长青动物医院展开了她第一站long stay,初步检查,没有晶片(哭),除了过胖一切健康良好。

所以第一站就变成魔鬼训练营,每天只能吃少少,还要跑操场。如果非常不适应,很不开心,可能以前餐餐大鱼大肉,现在一天只能吃三百克减肥狗饲料,所以她绝食了三天才投降,慢慢适应了这里。

与此同时,我们也如火如茶开始张贴寻狗启事,好奇来问的人很多,就是没有人掉了狗,却因此认识了如果的一号贵人Joyce,因为对拉拉情有独钟,让她在网站上注意到如果,虽然她没办法养,却给了我们很多的帮忙和支持,真谢谢她!

在长青这段期间,每天我都好像在面试求职者一样,冗长的电话访谈,过关的再约见面看狗,已经想不起来到底有多少人来面试了,有要让她看门的、有要给小孩当陪伴犬的、有男女朋友要合养却只能养在顶楼风吹雨淋的……我心中那个“对的人”始终没出现。

直到约一个月后,出现了一个“满有诚意”领养的单身年轻男子,想找一只“属于自己的狗”陪伴养在大房间。先考察居住环境之后,觉得也还可以(因为对面有公园),以为就这样找到了归宿。没想到,突然有一天,他说狗要还我,因为他无法忍受半夜睡觉时,狗会起来走路发出声响,因为他是极度需要安静的人(哪一只狗走路会静悄悄?又不是猫)。我心里暗自不屑着,但还是很欣慰起码他有通知我领回,没有偷偷把如果丢回路上,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如果只好回到长青继续她的long stay,但久住也实在不是办法,就在一直所遇非人的困境下,我们突发奇想去龙山寺帮如果求了一条红线,祈求如果的真命天子赶快出现。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出现了二号贵人—一对很有爱心的大学生,他们本来就领养了一只受虐的拉拉,原先是想再找一只和她做伴,在网络上看到了我们张贴的消息,想姑且一试。但我评估后,觉得大学生虽然很有爱心,还是要帮他们考虑一下现实条件,也就婉拒他们了。没想到被婉拒的他们,基于爱狗的同理心,竟然主动提出可以当中途帮我照顾如果的想法,一来可以省下不少费用,二来如果也不用一直被关在医院里。

就这样,如果展开了第二站的long stay。但据说是一屋不容二虎(母老虎),实际相处并不如预期般理想,于是乎三号贵人就这样诞生—大学生的死党(后来称为中途哥哥)。

因为常常去死党家玩耍,非常喜欢如果,于是自告奋勇在当兵前当如果的中途,真是要给他竖起大拇指!

中途哥哥平常大概除了上课没办法带去教室之外,举凡睡觉、打球、吃饭,甚至回桃园老家,都还曾经骑车带着她一起回家省亲,但第三站long stay只维持了近两个月,中途哥哥早把她当成自己的狗了,但终究还是得从军去,如果总不能跟着去当兵吧!

突然有一天,接到之前一位在长青面试的郑小姐来电,问我如果送出去了没?她想再来看她。郑小姐几乎每天都会来看如果,看得出来他们夫妻俩是真心很爱如果,我心里盘算着,都过了这么久,还这么有心,应该就是她了!

但命运安排就是这么巧妙,就在我和郑小姐在医院碰面的那一个下午,接到一位表现出相当诚意要认养的”好好听先生“,从电话访谈中听得出来,他是真的喜欢拉拉,也很有养拉拉的经验,好不容易通过冗长的口试,那就直接约来面试,看他们投不投缘好了。

我永远记得那一天,一个穿着花衬衫的阳光大叔,直接冲到三楼。原来“好好听先生”=花衬衫的阳光大叔=褚先生啊!我真是有“耳”不识泰山,竟然没听出来!刚好那天郑小姐也在,于是这位无辜的大叔被两位大婶,从职业、家庭背景、环境一路身家调查,到爱狗测试,一样样被拷问着,就差没录音了!

就在“好好听先生”离开之后,郑小姐很大方地说:虽然她很爱如果,也准备好要认养如果,但是她觉得相较之下,这位“好好听先生”似乎能给如果一个更棒、更适合她的生长环境!毕竟连人都想要移民到美国,更何况是狗儿呢?

我心里想着,从被退货的弃狗到突然出现了劲敌,让我难以抉择要把女儿嫁给谁,这中间的转折,我只能说龙山寺的红线,真的发挥了神效吧!默默牵引了红线了两端,让他们相遇(笑)。

历经半个月的挣扎后,真的非常谢谢郑小姐的大爱,她一直不断告诉我,不要觉得对不起她,我们应该站在如果的立场想,哪里的环境对她是最适合的,美国有宽阔的草原和大海,不是每只狗都能像如果一样有好运气,可以从流浪狗摇身一变拿到绿卡,每天过着开心奔跑的生活,所以让她去吧!虽然我们都很舍不得,但因为这一席话,成就了如果未来的人生,我们决定把如果
嫁到遥远的美国去了!

就在6月18日这天,历经漫长的飞行后,如果终于到了传说有海边、有草原的天堂,她一路都很乖,没有吵闹,没有焦虑,真是善解人意的乖孩子,大概知道自己要过好日子了吧!到了当地,也没有时差问题,马上就适应了当地的环境和旬侯,和邻居的狗当朋友。就这样,如果从这一天起,正式入籍成为美国狗,从此过着开心无比的快乐生活!

从收容到送养历经三个月,过程辛苦却很甜蜜,这一路,谢谢那么多曾经因为如果而有交集的你们,谢谢你们无私的爱,给了如果这么多,让“如果”都成真!当然,也更要谢谢如果的原主人和一号领养人,如果不是你们放了手,那么,如果也没有办法拥有这一段人生中很棒的回忆吧(笑)。

漂泊无依的“野良犬”流浪犬,有人称野狗、流浪狗、弃犬,香港人称唐狗,在日本称为野良犬,指的都是没有主人的宠物犬,大多是饲主刻意遗弃的,有一部分是自行走失,还有一些原本是宠物犬后来变成流浪犬,或是没有进行结扎的母狗所生下来的小狗。

我有一位住在高雄的朋友,他的邻居认养了一只流浪狗。狗以前的主人是个通缉犯,有天他载狗骑着摩托车经过这户人家的时候,被警察逮到了,警察当场带走了他,却将狗留在原地,这只拉布拉多就这样在附近徘徊。经过一段时间,住户跟狗都意识到狗主人不会回来了,原本讨厌狗的这个中年男人,在街坊长辈的劝说下,勉强收养了已经又病又瘦的拉布拉多,没想到从此这个讨厌狗的男人跟通缉犯留下的狗,变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传为美谈。

一只狗之所以会变成流浪犬的原因很多,这并不是台湾或是伊朗的专利,实际上在欧洲的度假胜地或狩猎区,也常常有仅饲养一季就被遗弃的宠物犬或猎犬,仿佛它们是过季的廉价耳环,已经失去了新鲜感、退流行的装饰品,造成了不小的社会问题。

当景气变差的时候,弃养宠物的人也立刻变多,因为有些饲主会觉得人都吃不饱了,哪有能力花钱买狗饲料、打预防针、定期剪毛或洗澡?于是理直气壮把弃养当做是减少额外不必要开支的理财方式。

幸好每个社会,都有一群具有爱心又有专业照顾能力的动物专家,以个人或是慈善团体的方式,有组织地建立起通报、挽救、医疗、收养的网络,让许多这些被放弃、任凭它们自生自灭的宠物,能够重新找到幸福。

像是台中世联会的“阿雪老师”,它就是很典型的流浪犬。保育场的工作人员Nick在大雪山林道上发现它,因为有项圈,所以推断是遭到弃养,又在流浪途途中受了伤,比较幸运的是,在伤势扩大到致命之前,被从流浪中带离了。

可是到保育场治疗伤势复原后,也寻觅到愿意收养的人家,却无法保证从此开始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实际上,阿雪两度遭到被新饲主“退货”的命运,直到Nick认为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担心阿雪在不断适应新环境的辛苦过程当中受到太多伤害,因此决定自己收养,并且充分发挥阿雪的天赋,训练成可以到各个学校课堂里,跟小朋友们进行一对一接触生命教育的助教,成为小朋友口中的“阿雪老师”。

阿雪的故事是个悲剧开始,剧情峰回路转,变成喜剧结局的特例,但是其他每年上百万的流浪动物,却没有太多这样幸运的故事。

有一部泰国电影,是说有个绰号叫糯米团的小女孩,因为妈妈要到城市找工作,可怜的她只好投靠远房亲戚,虽然衣食无虞,但心中仍然感到非常孤单。有一天,她在路上遇到了一只母犬出外觅食时被车撞死、跟她一样孤零零的流浪幼犬,于是决定照顾它,还帮它取名叫叉烧,而且向叉烧承诺:“你放心,我会对你比我的家人对我更好!”

然而亲戚家人反对家里养狗,趁她去上学时,将狗带到远方的寺庙丢弃,糯米团知道叉烧被送走后很失落,加上从亲戚口中得知,妈妈在城市认识了新男朋友,更怀有身孕,已经没有再寄生活费给她,自己等于彻底被母亲遗弃了,最好的朋友叉烧又下落不明,没有继续待在这个家里的理由。于是小女孩决定离家出走,找回叉烧,靠着在天桥下卖花维生,一有空的时候就到各个寺庙去找魂牵梦萦的叉烧。就这样,一年过去了,小女孩没有放弃,相信一定会再见到叉烧,却不知道她记忆中那只可爱的幼犬,已经长大成聪明可爱的成犬,也坐在轿车中从她面前经过了许多次……

这部悲剧收场的电影,将流浪狗和流浪儿放在一起,探讨“遗弃”这件事,或许有些人会觉得这简直小题大做,怎么可以将人和动物相提并论!我却觉得这个故事很清楚地说明了一个观念:照顾一个生命,无论对象是一只狗或一个孩子,需要负起的道德责任,并没有什么不同。

文章来源:犬家网 » 如果,那一段与狗相遇

赞 (0)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