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进行国际收养好不好?

宠物是否应该境外送养,一直是个争议很多的话题。

就像台中世联会的Nick说的:“这些争议无论如何辩证,都无法达到让所有人都满意。当我在思考是否要做这些事情时,一切从眼前这只动物的角度来想——只要能让它获得幸福的行动,就是我该做的行动。”

来自美国德州,却在台湾长期从事动物保护活动的美籍志工周汉娜,曾带着三只TUAPA保育场的流浪狗飞往美国芝加哥,进行台湾流浪犬跨海认养,并且花一整个月的时间,横越美国芝加哥、洛杉矶、西雅图等五大城市进行巡回访问,拜访那些由台中世联会认养了流浪犬的家庭。

自2007年开始,TUAPA就开始与美国、加拿大各地的保护动物团体及当地志工跨国合作,进行台湾流浪狗的境外送养,已经有超过三百只台湾流浪狗透过这样的跨国合作模式在美加定居,结束在台湾的漂泊流浪生涯。

周汉娜带的那三只流浪犬,一只是长期处于收容环境下的无牙老狗“小灰”,一只是遭遇车祸后,后肢不能直立的残障狗“球球”,以及同样是车祸造成后肢严重变形的老狗“多多”;虽然这三只狗称不上俊俏美丽,却很能代表台湾流浪狗真实的命运,周汉娜亲自带着它们三只即将结束漂泊生涯的狗,前往美国的新家,希望它们能够从此在新环境享受平静的晚年余生。

有些狗儿在台湾流浪时遭遇意外、虐待,在美国定居一段时间后,已经与一般的宠物狗无异,每天陪着主人散步、运动,散发出以前没有的自信气息。还有少部分的老犬,一直在台湾找不到愿意领养的主人,到了美国接受领养后,仿佛时间倒转返老还童,与年轻的狗儿一样奔跑在林间。认养家庭也时常透过照片及电子邮件跟TUAPA保持联系,让参与救援工作的志工还有工作人员,确认它们现在过着充满爱的生活。

或许有些人认为花费昂贵的机票、运费成本,还有各种繁复的手续文件流程,大费周章将流浪狗送到国外去接受领养,未免成本太高、太过小题大做,更何况相关人员还要亲自飞到当地,去跟认养家庭对谈,追踪境外送养的成果。

在亲自将“如果”带到美国去之前,或许我也有这样的疑虑,但自从自己成为跨国认养人的一员,有更多认识后,想法上也就有了一些改变。那些流浪过或是吃过苦头的纯种犬或是米克斯犬,正因为有不堪的过去,所以会更加惜福,贴心的程度也让人又惊喜又感动。如果它们在台湾因为肢体的残障、年龄太老,或是其他种种原因“品相不佳”,导致经过各种管道多方尝试,都没有办法找到合适的主人,那么国际收养可能就成为最后一线希望。

但是我也赞同,找到领养人并不表示从此就一定会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所以透过现代科技保持追踪,甚至亲自到海外访视,让送出台湾的动物不会因此“人间蒸发”,不但真正是尊重生命的表现,也是尊重在这过程当中付出心力的每个人,才不会对于未来的行动有所顾虑或遗憾。

想清楚之后,我决定加入“护犬志工”的行列,也就是从台湾或是泰国出发到北美或欧洲的时候,随着我所搭乘的同一班飞机,将等待认养的亚洲流浪犬,带到太平洋或大西洋彼岸的目的地。

我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担任护犬志工,从台湾出发前往芝加哥前,我和家人到丁UAPA在台中郊外的保育场,见到先天前肢残障的“牛奶”那一幕。它因为害怕被其他人类或狗同伴欺负,而瑟缩在仙人掌丛底下,我知道像这样的流浪犬,在台湾要找到合适的领养家庭,爱护它一辈子,机会是非常渺茫的,但在芝加哥郊外,有一座已经住着好几头残障动物的农庄,农庄主人Randy一点也不介意“牛奶”的不完美,它在那里有机会过着正常的生活,有宽广而安全的空间可以奔跑,我无权剥夺牛奶这一生可能只有一次的机会。

台犬牛奶去了美国,从此就是美国公民犬Milk了。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从台湾带流浪狗到美国去,之前我也曾经领养了“如果”,到美国去成了Rugo。在Rugo出发前,我特地请外国人当它的家教,特训狗狗英语,让它不至于出了台湾,因为听不懂英文而吃瘪,不能跟其他美国人、美国犬沟通!Rugo从一开始听到英文就钻到桌子底下去,直到一听见自己的英文名字,就开开心心摇着尾巴奔来,让我意识到无论是人还是狗,第一次出国,行前准备加强旅行英文,真的很重要!

原本我们也担心Milk台湾口音太重,其他美国犬会听不懂它在讲什么,但后来才发现这个担心是多余的,因为PUAPA的创办人,就是来自美国德州的台湾媳妇Johanna(中文名字果然就叫“周汉娜”),Milk在保育场就已经生活在“双语”环境下,虽然样子还是很台,但凭那迷死人的微笑,看来应该能在美国混得不错!

我下次还会从PUAPA带三只流浪台犬到芝加哥,去加入Randy的动物农庄,希望它们几只台犬,到时候不要自己聚在一起形成小圈圈,只说台湾“狗语”,这样进步会比较慢,对于环境适应也会比较吃力。

我想到最近跟一个“歪果仁”一起去台北某个游泳池游泳发生的趣事,当时池内有四五个小朋友正使用中文笑闹着打水仗,一看到歪果仁来,竟然瞬间转换成英语继续笑闹打水仗,好像有个双语频道的遥控器,一按下去就会自动切换,实在是太有趣了!虽然有点好笑,毕竟歪果仁又没有要跟他们玩打水仗,但是能够这么体贴,歪果仁是会很感动的!不然被排斥在语言框框外
面的人,一定会觉得很寂寞吧!

你也想跟Milk一样在自然双语环境下成长吗?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周末到PUAPA当志工,跟其他歪果仁一起帮保育场的上千只流浪犬洗澡、到操场跑步、清扫笼舍,自然就会把累积多年的英语力激发出来!语言让我们即使到世界尽头旅行也不寂寞,人和动物都一样!把人生变动词,实在是很美好的事啊!

文章来源:犬家网 » 狗狗进行国际收养好不好?

赞 (1)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