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犬的故事 感动着一代又一代澳大利亚人

日本影片《忠犬八公》中人与狗的动人情感,让很多人为之涕泪交加。可如果有人告诉你,在与日本隔海相望的澳大利亚,有一只比“八公”更忠诚的狗,你相信吗?

如今,在澳大利亚丹皮尔镇的港口处竖立着一尊“真犬”大小的雕像。只要有游客驻足停留,就会被雕像前的文字所感动——“纪念我们的朋友,这只卡尔比犬为了寻找因车祸身亡的主人,不惜翻山越岭,走遍全国的各个角落。”这个真实的故事,深深感动着一代又一代的澳大利亚人,更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纷纷前去参观,并为之震撼——

红犬的故事 感动着一代又一代澳大利亚人

红犬的故事 感动着一代又一代澳大利亚人

遇到真正的主人

1972年,澳大利亚丹皮尔镇的酒馆老板威廉到附近的帕拉布杜镇拉货。天气酷热难耐,四周是荒无人烟的沙漠和草原,他有些疲惫,便摸索着音响打算放些音乐,突然,就见尘沙漫舞的公路上,一只两岁大的红棕色小狗挡住了前进的路。

他吓了一跳,忙急刹车摁着喇叭想赶走那家伙,可小狗不仅不躲,还不时歪下脑袋哼叫几声,小尾巴摇得像拨浪鼓的小锤。威廉无奈,只得跳下车,一面用手遮着太阳,一面弯腰冲它摆着手:“嘿,小家伙,你迷路了么?”

小狗抖了抖锃亮的红毛,哼叫了几声,四只小腿便蹦跳着绕威廉转起了圈。还没等威廉反应过来,就见它忽然尾巴一夹,低着脑袋飞一般地蹿到了车上。

等威廉再看时,它已经稳稳地端坐在副驾驶座上用黑红色的小眼睛注视着他,一副蹭你没商量的架势。威廉又气又笑,想着反正旅途孤单,便索性接纳了这个搭顺风车的家伙。

就这样,小狗蹭着威廉的货车,一路坐到了丹皮尔镇。丹皮尔镇是一个因海口贸易和矿产开采发展起来的荒漠草原,那里除了炽热灼烈的太阳,还挤满了铁矿工人、盐矿工人、运输车司机、船夫和很多像威廉一样的生意人。恶劣的天气和枯燥的生活让人们变得暴躁粗鲁,酗酒斗殴成了这里日常生活的主旋律。

然而,小狗的到来却打乱了这里原有的节拍。它在镇里的各个角落来回穿梭。工人们将一天的不愉快和对家乡的思念一股脑儿地倒给它听时,它就安静地坐在一旁,时不时用毛茸茸的身子蹭来蹭去以表安慰。

渐渐地,人们喜欢上了这个小家伙。大家谈论着它,逗弄着它,纷纷使出绝招想要将它收至麾下。小狗却巧妙地与所有的人保持着相同的距离,成了大家共同的宠物。直到有一天,一个名叫约翰的公交车司机走进了威廉的酒店。

那天,小狗正被几个矿工抓着准备表演生吞整鸡,它惊恐地喊着,红棕色的坚硬皮毛在挣扎中变得凌乱不堪。这一幕正巧被约翰撞见了,他大喝一声:“住手!”

这时,一个工人不屑地笑:“你凭什么管它,你是它主人么?你要是能叫走它,我们就停止。”约翰想都没想便喊了声:“红犬,咱们走!”奇妙的一幕发生了:红犬一跃而起,扑入了约翰的怀抱。

从此,红犬成了它的名字,约翰走到哪儿,它便跟到哪儿,约翰骑着摩托车兜风拍照,它就咧着嘴抢镜头;约翰吃火腿,它就蹲着等他将剩下的半根丢过来;约翰和人起了争执,它第一个冲上前去帮着吼架,就算是约翰出车时,红犬也会跟着。它坐在离驾驶座最近的位子上,兴致勃勃地朝窗外呼哧呼哧地吐着舌头,有人胆敢想坐它的位子,一场人狗大战是难免的。渐渐地,往来乘车的工人们习惯了这个特殊的乘客,有人甚至戏称“那是红犬的专座”。

但有一个人打破了这个定律。那天,镇上新来的铁矿厂秘书南希上了车,打算坐第一排的座位。这时的红犬已经长成了健壮的大狗,它一骨碌翻起身冲着她狂吠,一身结实的肌肉煞有介事地晃起来。

“下去!”漂亮的褐发姑娘南希故意扬了扬眉毛,双手紧抓着蓝色的裙摆,大眼睛装出威猛的模样。红犬当然不依,它露出自己锋利的牙齿,吼叫声越来越大。“你斗不过它的!”车上的工人们嬉笑起来,纷纷劝说她坐到自己边上来。

南希来了精神,她挺了挺胸脯冲着红犬喊道:“我需要坐一个座位,请你像一个绅士一样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话音刚落,红犬立马收回了舌头,夹起尾巴,低着头退到了车窗边的角落,活脱脱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小孩。南希大笑起来,拍了拍它健硕的后背说:“真懂事!”

约翰见到竟然有人驯服了红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兴奋地向南希讲起红犬的各种恶劣事迹,激动之处更是五官并用,完全一个红犬二号。南希被逗得前仰后合。

没多久,喜欢红犬的南希和约翰坠入了爱河,红犬便顺理成章地转由南希照顾。每天晚上洗完澡后,红犬就乖乖地躺在她怀中,享受着温柔的爱抚。

有时约翰逗它,故意玩失踪让红犬找,谁知还没藏好就被红犬抓了个正着。不过红犬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这时候,它一定会送他一个结结实实的“臭屁”,那滋味,足可以绕梁三日不绝!

然而,生活总是充满了戏剧性。1975年夏日的一天,约翰准备了一台浪漫的篝火晚会向南希求婚。为了证明自己的诚意,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他便骑着摩托动身出发去买戒指了。临走前他对红犬说:“你乖乖在家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可一天过去了,约翰没有来,两天过去了,约翰还是没有出现。第三天坏消息传来,有人却在镇外的公路上看到了瘫在路边沙漠上的约翰尸体,旁边,是被撞得凌乱不堪的摩托车——约翰车祸而亡。

寻找唯一的主人

悲伤笼罩了这个小镇。工人们忙着为约翰举行葬礼,几乎忘记了红犬的存在。3天后,南希到约翰的房间收拾东西,才发现,红犬仍一动不动地坐在门前,眼睛直勾勾地望着门外。

南希忙拿来一些肉块和水,可红犬只是低低的哼叫,一口都没有动。“吃一点吧。”她摸着它红棕色的毛发,不知道该怎样向它解释发生的一切。红犬转过头,歪着脑袋看着她,眼神似乎在问:“约翰去了哪里?”南希再也忍不住,抱起紅犬痛哭起来。

一连很多天过去了,红犬像一个石像般守着家门,没有挪动一步。南希也沉浸在无尽的伤痛中,整日以泪洗面。只是每天傍晚,她总会到红犬那里和它说说话,带些食物。她觉得,只有它才能体会这无法言说的痛楚。

突然有一天,南希从约翰的住所出来时慌张地喊着:“红犬不见了!”她找了以前红犬常去的地方,却怎么也找不到它。它会去哪里?

无意间,南希走过约翰常常出车的站台,却发现红犬正抬着头,双眼焦急地辨认着车上下来的每一位乘客,眼中闪着泪花。她呆立在那里,捂着嘴说不出话。红犬应该是等不及,出来去找约翰了。它一定认为,他还在买戒指的路上,也许在某个时候,他就会从那辆车上走出来。

乘客们并没有因为红犬而停留,有的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它的存在。红犬就那样执着地等着,等了一班又一班的车次,直到太阳落山,最后一班车离开了站台,才哀哀地叫了几声,慢慢地走开了。南希望着它孤零零的背影,潸然泪下。突然,红犬迈开了大步,加速朝威廉的酒馆奔去。这是要做什么?南希有些担心,忙骑着摩托紧紧跟在后面。

红犬走进酒馆,挨着每一个房间找了一遍,然后,它双眼直勾勾地望着威廉,似乎在问:“你看到约翰了么?”威廉的眼圈红了,他攥了攥拳头,艰难地说:“他不在这里,你到别的地方找找。”红犬竟真的默默地转身,朝下一个地方奔去。

就这样,每走到一个地方,红犬总是满怀期待地抬起头,用询问的眼神望向那些人,南希就跟在后面,一面跑一面落泪。他们跑过酒馆、盐场,跑过运输场、购物中心,一直跑到出海港口,甚至是了无人烟的沙漠边缘。恍惚中,南希甚至一度觉得,红犬的判断是正确的,约翰一定是藏在了哪里。

一天又一天,红犬一直这样跑着,走遍了丹皮尔小镇的每个角落,跑累了,就在附近的垃圾堆里翻找些食物,继续上路。人们发现,它渐渐地不再期待对方的回应,而是开始睁大眼睛,伸长鼻子,仔细辨认着每一个人,似乎想从千千万万张面孔中,找到约翰的影子。

又过了几个星期,大家都以为红犬应该死心了。可谁知,南希刚要松一口气,却看到它转身跳上了一辆向西南方向行驶的轿车,离开了丹皮尔小镇。“你要去哪儿!”南希喊着,忙骑着摩托车追了去。

轿车很快在附近的村庄停了下来。南希看到,下了车的红犬竟开始挨家挨户地串起了门!每叫开一户,它就急匆匆地去家里转个遍,仔细辨认清每一张脸,嗅过每个地方,然后摇摇尾巴,低着头走了出来。南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追上它,一遍又一遍地说:“不要再找了,他走了,谁也找不到的!”可红犬却挣扎着跑开,根本没有停下脚步。

就这样,红犬一个又一个村镇地跑,一个地方又一个地方地找。南希就这样跟着,直到一股巨大的悲痛从胸口升腾,她终于停下脚步,含着泪大吼道:“别找了!他死了!你知道么,他死了!”说完便蹲着大哭起来。红犬突然愣了一下,它回过头,慢慢地跑到南希近前,默默地开始用舌头舔着滚落的眼泪。

过了很久,南希抬起了头,她摸了摸红犬沾满尘土的皮毛,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她累了,从约翰去世,到现在傻瓜一样地陪着红犬乱跑,早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现在,她应该回家了。南希吻了一下红犬的头,哽咽着说:“你想找,就去找吧,替我把他找回来。”

可让红犬独自流浪,南希怎么也放心不下。她想来想去,最后决定给它做一个项圈。她将这些年红犬和约翰的故事刻进项圈,并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和地址,这样,如果红犬遇到危险,应该能有好心人帮忙搭救并送回。南希离开了,临走前她看到,红犬跳上了一艘北上的货运火车。在红犬的脖子上,那行大字隐约可见:“你看到约翰了吗?”

忠诚守护到最后一刻

日子在重复的忙碌中一天天逝去,投入工作的南希渐渐淡去了心中的伤痛,人们也慢慢忘记了红犬的存在。可一天清晨,一封来自远方的信件却再一次打开了回忆。信的开头这样写着:“您好,请问關于红犬和约翰的故事,是真的么?”

南希惊讶地叫了起来。她没有想到,真的有人读了她写在项圈上的故事,红犬还健康地活着,它还在找约翰!她跑到威廉的酒吧,兴奋地将那封信念给他们听。

随后的几天,南希陆续收到了从四面八方寄来的几十封信件:阿德莱德、达尔文、珀斯、墨尔本……从南到北,从东至西,几乎涵盖了澳大利亚的所有城市。有的告诉她:红犬在搭他的便车的时候,放了一个臭屁把他几乎熏哭;有的说:红犬夜里会呜呜地低鸣,声音凄凉而悲伤;有的甚至寄来了一张男子的照片,认真地问:红犬跟他走了很久,自己是不是和约翰长得相像?

南希一个字一个字地读着这些信件,有时失声痛哭,有时却温馨地微笑。不过,她可以肯定的是:那张照片和约翰可长得一点都不一样,会不会他的衣服的味道和约翰有些相似?

关于红犬的记忆,随着这一封封的信件再次在丹皮尔镇活跃起来。人们啧啧地谈起它,就像谈论失散很久的老友。“没有谁比这家伙更忠诚的了,这都多少年了!还在找约翰!”“当年是它选择的约翰,一定是这样的!”“哦,你记得它和我家的猫打架的那事儿了么?”

慢慢地,写信询问红犬的故事的人越来越多,甚至在前来丹皮尔镇游玩的旅人都开始竞相谈论这只挂着项圈的狗。在各大媒体和报纸上,南希发现,红犬应该不止一次地去过珀斯、达尔文、米尔甘、杰拉尔顿。有的人甚至直接打电话告诉她:他见到红犬搭乘了轮船!

渐渐地,红犬在整个澳大利亚出了名,关于它和约翰的故事也被人们口口相传。大家自发在网络上转载着关于它的各种照片和资料,一个名作家甚至专程来到丹皮尔镇,搜集关于红犬的各种动人的故事。

正当大家热情澎湃地将红犬视为明星时,红犬却走完了自己的生命。那天,它不小心误食了毒饵,南希找遍所有的兽医院都无法医治。她抱着它,想要陪它走完最后一程,可红犬却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选择继续踏上寻找约翰的路。南希捧着好心人送回的红犬尸体,含着泪将它葬在了约翰的墓旁。那一年,红犬七岁。

南希知道,如果不是红犬曾经给予自己的温暖和希望,她或许根本无法走出那段艰难的岁月。她只是照顾了它一阵子,而它却赠予她全部的爱。

后来,红犬的事迹被改编成小说、话剧、电影……民间又悄悄刮起了饲养红色卡尔比犬的热潮。红犬的故事感动着一代又一代的澳大利亚人,为了纪念这只坚毅忠诚勇敢的狗,当地政府甚至在丹皮尔镇的入口为它立了雕像。

文章来源:犬家网 » 红犬的故事 感动着一代又一代澳大利亚人

赞 (63)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