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比老人命还值钱的狗

老人很老了。老人很瘦,脸上的皱褶,很曲折。

老人穿的衣裤像老人的脸面,很破烂。老人喊擦皮鞋的声音,也很破烂。老人睁着一双浑浊的老眼,总是盯着别人脚上的鞋看。老人的背,很弯,很弯,快贴到地了。老人的嘴巴,很低,很低,快啃到泥巴了。

一条比老人命还值钱的狗

一条比老人命还值钱的狗

天黑了,街灯亮了。天很冷,风也很大,擦皮鞋的生意很冷清。老人的同行都回去了。老人少了竞争。平素,穿戴体面的人,不忍心把脚上的脏鞋伸过去给老人擦。很多时候,老人坐在墙角,像一根树桩,一动不动,成为城市多余的摆设。

一辆豪华的车嘎叱一声停下来。车门打开,从车身里吐出一个贵气的妇人和一条贵重的松狮犬。贵妇人身披鲜亮的貂皮大衣,腿上套着一双乌黑乌黑的高筒皮靴。松狮犬的皮毛松松软软,像一团滚动的雪花球。它是一匹纯德国血统的松狮犬。松狮犬亲热地巴着贵妇人的脚跟走。它不小心踩到了她的靴。靴面上留下几朵隐隐现现的犬迹。贵妇人准确的找到老人。老人迅速戴上白手套,搓拉,打油,再搓拉。老人动作专业到位,很快就完成工作。贵妇人掏出十块钱丢给老人。老人找钱给贵妇人。贵妇人看见老人的手很脏,把接钱的手缩了回来,很不耐烦地说,不用找了。

贵妇人和松狮犬走进灯光闪烁的餐厅。服务生很麻利地安排两个座位,摆上两套漂亮的餐具。这是本市最高端最豪华的餐厅。看来,贵妇人和松狮犬是这里的老熟客。贵妇人点了几道名贵的菜。贵妇人和松狮犬围上了洁白的胸巾,一起用歺,她还不时地喂它。华丽的大厅,响起了肖邦的钢琴夜曲,声调优美,节奏舒畅,流水一般清澈透明。在喜气祥和的气氛中,人和动物相处得和和谐谐。

擦皮鞋的老人握紧手中的钱纸,露出了微笑。他在心底默默祝福贵妇人和她的松狮犬。老人从身后的铁盆中摸出一个冷冷的馒头,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贵妇人和松狮犬走出餐厅。贵妇人向老人走来。她鞋面上有几条油迹。老人正等着贵妇人,他要和她擦一次鞋,抵消上次欠的钱。老人弯下腰,捉住贵妇人的足,细心地工作起来。老人知道身体脏,尽量离贵妇人远点。

无聊的松狮犬踢翻了铁盒子。这一匹高贵的犬,从没吃过这种粗糙的食物,它胃口大开,狼吞虎咽,很快地把老人的晚饭吃完了。贵妇人见状,一脚踢飞铁盆子,对松狮犬骂道,这些又粗又脏的食物吃了会坏肚子的……

果然被贵妇人言中,过了片刻,松狮犬上呕下泄,在地上翻滚,狼一般嚎叫。擦皮鞋的老人知道做错事了,吓得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

贵妇人对老人说,这条狗,几十万买的,如果死了,你是赔不起的,我打官司也要为狗讨回公道。

老人在心里滴咕着,狗的命比自己的老命还值钱!狗,狗呀,你可不能死。老人拼着老命抱起在地上垂死挣扎的松狮犬,向动物医院狂奔而去……

文章来源:犬家网 » 一条比老人命还值钱的狗

赞 (0)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