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流浪犬收容站能否合法化再度引发社会关注

近日,一则“夫妻弃千万房产,租房养百条流浪狗”的短视频火爆网络,详情见下方视频。破旧的厂房里大约有100多只狗,每天都要给它们喂食、洗澡。这里不以养狗为业,更不是对外开放的宠物店。据流浪狗收养人说,自2004年开始,她和丈夫扎西就开始陆续收养流浪狗。为了收养狗,他们不惜卖掉两套目前共市值千万元的房产,甚至向亲戚借钱养狗。


然而,困扰他们夫妻俩的不仅仅是资金问题。由于存在噪音等问题,救助站经常被投诉,需要经常搬家。5月8日,扎西和卓玛又再次四处奔波,为狗狗找新家。民间流浪犬收容站能否“合法化”,如何“合法化”?此事再度引发了社会对相关话题的关注。

现状:救助站多次被迫搬家

5月8日上午11时许,在深圳市龙岗区环山路与陈屋路交叉口附近,记者找到了卓玛的养狗地点。这里是一个3层高的破旧厂房,周边被人用铁丝网围了起来,大门口还张贴着“阿哈拉救助站”的字样。

民间流浪犬收容站能否合法化再度引发社会关注

民间流浪犬收容站能否合法化再度引发社会关注

在救助站内的水泥地板上,记者并没有见到狗狗的粪便,院内物品摆放还算整齐,空气中也没有刺鼻的臭味,百余只狗狗四散在各处。

卓玛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2004年年初,和老公一起在深圳打拼的她在蔡屋围附近发现了一只流浪狗,将它带回了家,打算收拾干净后送人。随后一段时间,卓玛走到哪里都能看到流浪狗,出于善心和爱心,卓玛每次都忍不住出手相助。

卓玛和扎西想把它们养好之后拿去送人,但由于很多人对流浪狗有歧视,一直送不出去。于是,救助站里的狗越来越多,加上刚生的小狗崽们,目前救助站内已经有100多条狗了。

由于救助流浪狗花钱“只出不进”,他们在2007年卖掉了罗湖区委附近海丽大厦的两套房子,而那两套房子的总价,如今已经1000多万元。另外,救助这些狗狗因噪音等问题也招来过投诉,为此两人多次给狗狗搬家,目前这个养狗地点也才仅仅使用了约半年。不过,由于又被投诉,卓玛夫妻5月8日开始,又在四处奔波,为狗狗们找新家了。

城管:鼓励民间救助但要报批

目前,深圳流浪犬只的后续管理还存在不少难点,流浪犬捕捉后会被送到收容中心,在做完疗养救治和行为矫正训练后,犬只会等待市民领养,而剩下的多被无害化处理。某区城管局犬办负责人说出了其中的无奈,他们区捕捉的流浪犬大多是土狗,很多人对收养这些流浪犬只兴趣不大。

民间流浪犬收容站能否合法化再度引发社会关注

民间流浪犬收容站能否合法化再度引发社会关注

在阿哈拉救助站里收养的大多数也是土狗,很少有萨摩耶、哈士奇之类的名种狗。“我们当然希望和鼓励民间爱心人士参与到流浪狗救助中来。”该负责人表示。他说,虽然扎西、卓玛夫妻的爱心令人敬佩,但个人办流浪犬收容站意义不很大。另外,收容狗如果无人领养,最终数量越来越多会给收容者带来沉重的负担。

目前卓玛又要重新寻找新的救助站地点,对此该负责人说,爱心人士办收容站虽然不需要什么手续,但因为犬只吼叫涉及扰民,办之前需要到当地有关部门报批。

专家:政府应积极引导民间力量

长期关注“生命关怀”的民间公益人士张媛媛走访过世界各地的流浪狗收容站,对流浪狗的救助有深刻理解。张媛媛表示,流浪犬民间救助站创办者在推动中都比较艰难。“主要有三点,资金、宣传和规范化管理,”张媛媛介绍,创办者自掏腰包救助大多很难持续;此外,流浪狗收容后领养率偏低,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宣传的渠道不多,大众不知道,相关的领养观念还没有养成;而犬只的防疫、防病,也需要专业力量支撑,但爱心人士大多不具备这些能力。

她建议,民间力量正越来越多地参与到流浪犬救助领域,政府如果在政策上予以扶持,则流浪犬管理的空白可以由民间力量“补缺”。

张媛媛设想,流浪犬收容站资金花费有两大块,一个是狗狗食物费用,一个是医疗费用,政府可否联合宠物协会,给收容站提供一些狗粮优惠,定期让兽医上门诊断,可以减轻一些收容站的负担。此外,政府还可以给收容站一些公益广告渠道,让更多有爱心的人士了解流浪犬救助,让更多狗狗有“第二个家”。

网友看法

有网友评论:“这对夫妇真的是人间的天使。感谢善良的你们给了无家可归的小生命一个家。”但也有网友发表不同的观点,认为夫妻俩行为有些夸张,是否有“动物囤积症”。

人民日报官微转发了扎西、卓玛夫妻二人的事迹后,截至昨日21时,超万人点赞,评论近3700条。

文章来源:犬家网 » 民间流浪犬收容站能否合法化再度引发社会关注

赞 (0)

评论 0